星期日, 4月 17, 2005

Dark relationship

I see an ugly side of men.
Relationship between men and women are pathetic.
Many 'love' relationships are just in name.
Love, care and communication are absent in many marriages.
How terrible that you marry and sleep with a person that does not love you?
It makes my hair stand on end.
Men are selfish and terrible human being.
Why do I have to marry with one of them?
Marriage, to me, is not a beautiful event.

星期四, 1月 27, 2005

plan, 咳嗽, 過份

2005年1月27日
考完試了
今天屬於假期的第一天
我在早上寫了一個plan
因為我要更加努力
餘下的時間不能白過

自從上星期某天和一個同學談考試的內容談上個多小時後
我在第二天就開始咳嗽至現在了
怎麼吃維他命和大蒜丸都沒好轉
那時她一直近距離對著我咳嗽的時候, 或許我是否應該離遠一點?

在學校裡會為你著想的人好像很少
我為別人著想, 但她們都不顧我的情況
例子不說了

我不喜歡跟別人一組做功課, 因為很多時都是處於不公平的情況裡
有一次跟另外兩個高年級的同學一組做功課, 我做到疲於奔命
她們在要交功課時, 告訴我她們在分配後發現自己把題目看錯了
分配給我的, 就是題目要求的全部 (也沒告訴我)
結果直接交了我做的那份, 她們甚麼也不用作
另外一次我跟另一個人一組, 相約各自把資料搜集後, E-MAIL給對方
但最後只有我E-MAIL 給她, 她甚麼都沒E-MAIL 給我, 但她是有資料的
然後分配的時候, 她把八九成有POINTS可發揮的部份都拿去
分給我的, 是大家都找不到POINTS的部份
而我查了字典的資料, 她也有了
是否因為別人的過份, 自己就要變得要據理力爭?
我只有跟她們保持距離

星期三, 1月 26, 2005

今天

相去己或遠
急風中裡有視線
昨天縱使怎樣 現正新一天
今天可不可以 就如新歷現
也許我的糾纏 已經輕似煙

此際跟你照面 哪管面善
縱使我的身上被貼上星星貼紙
仍沒改變
在天那位關心與顧念
北風冷雨裡不離不棄
前面路縱使不定難測
我的心裡 有力量
脫去纏累 面對今天
在光中一步一步的走上